愛要及時 讓緣份有美好的句點

停止暫停 播放有聲書
王純碧

 
王純碧感恩太極門師父提醒愛要及時,讓她在父親在世時找回與他的愛,有機會陪伴他、孝順他,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,了卻心中的遺憾。
  我的父親很會讀書,在50年代讀到台北工專,之後又在日商公司上班,可說是了不得的事,當時前途可說是一片看好。在我出生那年,父親曾有機會外派到日本工作,卻因為他戀家的個性拒絕這難得的機會。從小很依賴祖父的父親,很多心事都會跟祖父說,沒想到,在我國小時祖父卻無預警往生,頓失依靠的父親無法釋放心中悲傷,從此個性大變,藉助喝酒、抽菸來澆愁,只要一喝酒,就會找人吵架,加上平時耿直不擅與人溝通的個性,也讓他在工作上升遷不順,家裡經濟狀況更出現問題。

  為了維持一家六口的生計,媽媽常向娘家求援,也讓母親娘家的人對父親產生誤會,在年幼的我心中也產生了重大影響,看著身邊的同學家裡經濟狀況都很好,常讓我感到自卑不快樂。原本成績不錯的我,考高中時卻失常,最後選擇就讀學費較貴的私立專科;媽媽為讓家中四個小孩讀書,只好跟阿姨借錢,要我日後賺錢再歸還,當時的我心中非常怨恨父親,心想「為何你生了我,卻不能給我好的環境,竟然還要我自己負擔學費?」這深植內心的怨,到長大都不曾放下過,直到我進入太極門遇到了師父。

  入門練功後,師父無私的愛一直溫暖著我的心,從中自己慢慢體會到愛是需要了解與關心,也似乎明白父親當年拒絕赴日都是為了「家人就是要在一起,這樣家才會圓滿」的心情。祖母在父親小時候就離世,祖父再續弦,父親陸續有了同父異母的兄弟;然而對父親而言,祖父才是他唯一的親人,所以祖父的往生讓他頓失所依,加上他們上一代的誤會,不擅溝通的父親,只能藉酒逃避內心的痛;當時的我,無法體會父親的心,只注意自己的感受,沒有在他孤單時給他溫暖,還常常頂嘴、大小聲,不懂得尊重,對父母的養育視為理所當然。但透過師父的身教、言教常引導我要自省與修改自己的脾氣,提醒我孝順不能等,要珍惜與家人的關係,潛移默化中我慢慢學會尊重父親,可以在路上自然地牽起他的手,透過輕鬆的談話,發現父親身上有很多寶是我從來不曾發現的,而這些以前絕對做不到的事,卻成為我人生中美好回憶。

  2008年底,父親突然進了加護病房,在醫院上班的大姊告訴我們父親已是胃癌末期,隨時都可能離開人世,當時靠著師父教我面對生死的大智慧,以及師兄姊給我鼓勵與陪伴,我才能有滿滿的能量,帶著祝福的心陪伴父親最後的時光。

  在父親罹病到往生的那六個月時間裡,我和父親透過談心,慢慢讓他了解自己的病情,我告訴父親,「死亡是人生必經的過程,我們的身體是我們暫時居住的地方,就像房子久了要換新屋,當我們歡喜面對死亡時,放下罣礙,就會到更好的地方去哦!」希望幫助父親歡喜面對生死,當聊到與叔叔不愉快的過往,他揮揮手說一切都過去了,我知道他已放下一切的恩怨。

  父親彌留的那一天,家人都在身邊,我握著父親的手跟他說我們都會好好照顧媽媽,也會做一個有用的人,請他不用擔心,當我們說完話,父親就安詳離開了,助念後氣色更是紅潤,眉眼竟然都帶著笑意,也讓我們真正放心。感恩師父提醒我愛要及時,讓我在父親在世時找回與他的愛,有機會陪伴他、孝順他,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程,了卻心中的遺憾。